“砰”的一声,保镖健硕的身躯沉重的摔在草地上。

“嗷。”保镖发出一声吃痛的惨叫。

祁慕尘犹如王者一般,居高临下的轻睨了男人一眼,转头看向其余几个保镖。

但另外这几个保镖显然对于祁慕尘产生了忌惮。

他们也确信仅凭他们的身手是干不过祁慕尘的,所以,这个时候他们必须要出阴招了!

被祁慕尘给了个过肩摔的保镖,看着祁慕尘的笔挺洒脱的背影,悄悄地从西装内袋里掏出一把手枪。

他把枪口对准了祁慕尘的小腿,趁着祁慕尘不备就扣动了扳机。

可祁慕尘的观察力何等的敏锐,在那保镖扣下扳机的同一时刻,他灵活而迅速的避开。

那枚子弹从祁慕尘的身旁擦肩而过,下一秒打穿了站在祁慕尘面前的另一个保镖的小腿。

“嗷呜!”

那中枪的保镖吃痛大喊,而这个结果也令刚刚开枪的男人大吃一惊。

祁慕尘侧过身回头看向那个男人,细长的眸底里流泻出一道幽幽冷光。

“顾承谦的走狗果然与众不同,不仅自视甚高,还会偷袭人,你的主人就是这么教你对待客人的吗?”

“准确来说,你祁慕尘不是我的客人,而是,我的仇人。”顾承谦的声音忽然从另一边传来。

祁慕尘闻声回头,见顾承谦冷着一张扑克脸,气势冲冲的朝着自己走来。

祁慕尘抬眸朝着顾承谦的身后看过去,他试图找寻苏晚璃的身影,但发现苏晚璃此刻并没有和顾承谦在一起,顾承谦是一个人来的。

顾承谦也看出了祁慕尘的心思,他似有若无的勾了一下唇角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