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叫医生。”秦乐乐捧着肚子,只觉得小肚子一阵阵的坠痛,顿时额头上就冒出了一层汗来。

“你说什么?”仝英没听清。

“md,我说让你叫医生,我肚子疼!”秦乐乐没忍住,直接就爆出口了。

一时间,整个班级都乱套了。

新闻班的老师刚从外面进来,刚好听到了秦乐乐的话,来不及多想,直接掏出手机就叫了120。

又忙到秦乐乐的旁边,叫了同学,一起把秦乐乐给扶了起来。

秦乐乐现在已经站不住了,小肚子在一阵一阵地抽痛,疼痛是缓慢的,却又格外的清晰。

随之而来的还有心慌,秦乐乐捧着肚子,眼泪开始大颗大颗地往下面掉。

但秦乐乐还算理智,没有嘶声裂肺地嚎,而是又给贺卿弦打了电话。

贺卿弦其实在看到新闻的时候,就已经朝着k大的方向赶了,到了门口的时候,刚好接到了秦乐乐电话。

“乐乐,你在哪儿?”贺卿弦声音传了出来。

“贺卿弦,我在文学楼这边。我,……”一听到贺卿弦的声音,秦乐乐就绷不住了,胸膛颤动,直接就抽抽了起来。

“乐乐,别哭。”

“我,我肚子疼。”秦乐乐终于说完了,用手背抵住了嘴角,“我肚子好疼,贺卿弦,我们的孩子要没了。”

周围都很静,就听到秦乐乐一个人的声音。

可偏偏就在这种时候,秦乐乐的眼睛还被闪光灯给拍了一下。秦乐乐看过去,就看到何晴慌乱地收手机。

其他人也看到了。

新闻班的老师赵静静是最了解何晴的,当即也被气到了,劈手就把何晴的手机给抢了过来,直接就砸地上去了。

何晴愣了,“老师你干嘛?”

赵静静:“何晴同学,不是一个人的新闻作品优秀就可以算是一个好的新闻人的。你连最起码做人的品质都没学会,在做新闻之前,先学学怎么做人吧!”

说完,赵静静直接就带着秦乐乐和班上的同学一起往校门的方向赶了。

仝英已经完全吓坏了,她全身都在抖,帮着赵静静搬秦乐乐的时候,不停地在秦乐乐的耳朵边上道歉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我没想到会这样的。我,我刚就是想要拉住你,我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赵静静能猜到事情始末,打断了仝英,“现在你别说话,让秦乐乐同学清净点行不行,等进了医院,没事了以后,你要怎么道歉,再怎么道歉好不好?”

话落,眼前就出现贺卿弦的身影了。

贺卿弦也看到了秦乐乐,或者说眼里只看到了秦乐乐,当即就推开车门冲了出来。

“乐乐。”贺卿弦的眼睛都是红的。

“走,快走。我肚子好疼。”秦乐乐根本来不及说其他的话,心里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,保住孩子。

无论如何,一定要保住孩子。

贺卿弦眼眶更红了,打横抱起了秦乐乐,直接就坐上车,朝着最近的医院开了过去。

秦乐乐太疼了。她全身都疼得在都抖,牙齿咬着嘴唇,汗珠子不停地往下面滚。

贺卿弦看得心疼,把手塞到了秦乐乐的嘴边,“别咬嘴唇,咬我的手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“乐乐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