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四章(1 / 2)

李青站在一边,仔细的观察着沈从业的表情,不肯放过一丝一毫的痕迹。一边又小心翼翼的试探性询问,想要知道兰丘和沈从业都说了些什么。

“没什么,只是朕忽然觉得有些愧对兰爱卿,对兰小姐也有些愧疚。”沈从业并没有想说的意思,只是感慨自己有些对不起兰丘和兰惜。

听此,无需再往下问下去,李青大概就明白了是因为什么事情。无非就是兰惜和沈阳熙被先帝指婚的事情。

先帝随口一说的事情,耽误了兰惜这么多年。大好年华都被耗尽了,皇室也没有想让沈阳熙娶兰惜的意思。这也就罢了,偏在人家兰惜马上及笄可以成婚的时候,赐婚了沈阳熙和温家的女儿,这不是明摆着打兰家的脸吗?

所以,皇帝会产生出这样愧疚的情感,也实属应当。且这几日沈从业一直在为了这些事情烦心,如今因为这事情而烦躁李青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。

“陛下是天子,天下的子民都是陛下的子民,都要对陛下言听计从,忠心耿耿。如今不过是女儿的婚事被耽误了,就算陛下让兰家满门为了陛下牺牲,想来尚书大人也不会有任何怨言的。不过是一个女儿罢了,陛下又有什么好愧疚的。”李青安慰沈从业,让他不要想太多,放宽心就好了。

本来也就是,也没见哪一朝的天子如此心态对待臣子。沈从业如此好的皇帝,想来兰丘也能明白他的难处。

“话虽如此,可这件事情到底是皇室有欠妥当。若兰丘因此怨了朕可如何是好?世人皆知,兰丘爱女如命,那可是他的掌上明珠,被皇室如此耽误,难免不会让兰家心生怨怼。”沈从业摇了摇头,对李青的话表示半信半疑。

沈从业可不相信世上会真的有愚忠的人,纵使自己把对方家里弄得家破人亡,对方也还忠心耿耿的跟着自己?

这些事情,或许旁人会相信。可沈从业,却是半点都不信的。

所以,沈从业才会如此担心,害怕兰丘会因此而怨恨上了沈从业。到那个时候,沈从业才算是真正的,一个人孤军奋战了。m.

“奴才瞧着陛下实在是多虑了,当初先帝承诺的事情,不过是口头上的玩笑话罢了!兰家从来没有当过真,皇室也从来没有这样的打算,兰家为何还会怨恨陛下?若是陛下觉得这事耽误了兰小姐,何不再下一道圣旨,为这兰小姐选一个好的夫君,到时候不就是让尚书放心了吗?外头的人们,也绝对不会对兰小姐有任何的非议,陛下赐婚名正言顺啊!”李青见安慰了这么久,沈从业依旧紧皱眉头,没有任何疏散开来的意思,就又开口献计,想为沈从业分忧解难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