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碎碎念(1 / 2)

“夫人的身份,岂是那魏氏可相比的?纵使如今同在这丞相府,可那魏氏就连给夫人提鞋都不配呢!不过是个九品官家出来的小门小户的姑娘,怎么能和夫人相比?若非丞相念着往日的情分,她连咱们相府二门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。她这样的出身,教出来的孩子又能有什么好的,无非就是安静温顺看着讨喜一些罢了!夫人不用担心,虽然这同为丞相府的小姐,可只要母亲的出身不同,这小姐之间还是有差别的。皇室还是会选择的,总不能放着一个尊贵的小姐不要,要一个庶出的姑娘吧?”香菱生怕徐氏给自个太大的压力,导致让温芸萱都不高兴了。

</p>

其实香菱这话也没说错,皇室比旁的人家更注重身份。若是出身不好的,连为侧妃的资格都没有,更别说是正妃了。所以,香菱让徐氏不要担心,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。

</p>

“我自然明白,可自古以来,哪位皇帝没有个看对眼的女子呢?那女子身份不高,可奈何就是入了皇帝的眼,又是封贵妃,又是抬举整个母家,死了甚至还要再给恩典。或是皇贵妃,或是皇后,那都是殊荣。这殊荣一时半刻看不到什么,可往后那子子辈辈,全都借着光呢!询王虽然是个王爷,可也是举足轻重的王爷。这万一若是真的看上了温雪儿,那我谦儿的位置,不就是要被那个贱人和他儿子给抢了去吗?这事,我可不答应。所以,咱们如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还是让萱儿乖巧一些的好。”历代皇帝的风流事,百姓们都是十分的清楚明白的。

</p>

徐氏也听了不少这样的事情,从前也没觉得有什么。可当这样的事情,真的要发生在身边的时候,徐氏才开始感到害怕。

</p>

若是真的让魏姨娘等人得逞,那徐氏就真的不用活了。

</p>

“魏予惠那身份,到我跟前自然是连提鞋都不配。可丞相也该愿意让她提鞋才行啊!别总做这些不切合实际的春秋大梦,你说不会就不会了?若是如今你是个男人,你面前有两个女人,一个温婉贤良,端庄大方。一个嫉妒成性,随意吼叫。你会选择哪一个?你肯定是要选择前者的是不是?是个人都明白该怎么选,虽然魏予惠的身份的确是和我差一大截子。可这也不单只看魏予惠的出身,是要看丞相宠谁。明白了吗?”徐氏有些心烦的看着香菱,不明白这丫头跟着自己这么久了,为什么一点脑子都不长。

</p>

“奴婢明白了!往后,奴婢会替夫人好好看着小姐,让小姐少些脾气。”香菱见徐氏有些生气,也就不再劝说了。

</p>

左右温芸萱不是香菱的女儿,香菱纵使再心疼温芸萱,那也是无济于事的。人家亲娘都不说什么,香菱这个做奴才的,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的呢?所以,见徐氏有些生气了,香菱也就非常识趣的闭嘴了。

</p>

“行了,让小厨房做些点心去给大小姐送去,让她宽宽心,马上就要嫁到皇室了,可不能做什么出格的举动。再让人开始着手做午膳,大少爷应该也快回来了,要赶上他回来才好。念了半晌的书,想来也是饿坏了。”徐氏吩咐香菱去给自己的两个孩子准备一些吃的。

</p>

香菱依言退下,徐氏身旁的这个位置,自然是要香檀来顶上了。

</p>

兰府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