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若真有不长眼的欺负了小师妹,第一个跳出来帮她报仇的一定会是小师弟!”郑大礼似乎想到了什么,嘴角微微翘了起来。

“小师弟曾放出过一句话,可以欺负小师妹的人只能是他!哈哈哈!”说道乐处,郑大礼突然放声大笑,惹来一片探询的目光。

林惊羽也是知道大竹峰这师姐弟两人的相处模式,点了点头,跟着笑道,“我也是挺怕他们两聚到一起的!若闹腾起来,我谁都拦不住。”

郑大礼听后,同情地拍了拍林惊羽的肩膀,“习惯就好!在山上,师父和师娘对这两人也是倍感头疼!若是有小凡在旁边那还稍好些。这也是为什么,我们总是让小凡跟在云机的身旁。”

曾书书见这边聊的开心,便走了过来。

“聊什么呢?这么开心?”

“没有,就是随便聊聊!”郑大礼笑道。

就在曾书书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突然顿住。三人面色一冷,齐齐环视着四周。

见青云门这边不少弟子都和他们一样,瞬间提高警惕打量起周围,却并未有太大的动作,想来都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。

郑大礼看向那些同门师弟师妹们,彼此点了下头,心中都知道对方所要表达的意思。

“还记的萧师兄的计划吗?”m.

青云门这边的弟子纷纷点头。

郑大礼见状,点了点头。众人随着他放松了神态,纷纷躺下装睡,静静等待着黑暗中的鱼儿上钩。

周边的一切都是静悄悄的,没有一丝声响,直到篝火只剩余烬,几点火星在那余烬中隐灭,一直隐伏在远处黑暗中的长生堂弟子,悄无声息地从四面八方渐渐地将这些正道的精英弟子围了起来,只等玉阳子的一声令下,便会蜂拥而上。

远处黑暗中的玉阳子缓缓地举起唯一的一只手,站在他旁边的一人,不知道对他说了些什么,两人交谈了几句,就见玉阳子手掌一翻,一面黑白两面的镜子从掌中飞上了天空,一道耀眼的光芒划破了夜幕。

黑暗中所有隐伏的长生堂弟子看见这道光芒后,纷纷呼喊着,带着浓浓的杀意,蜂拥而上。

诡异的是,黑暗中除了长生堂弟子的喊杀声,却并未再听到其他的声音。这不对!这很不对!

突然,一道、两道……十数道亮光在包围圈中闪过,震天地喊杀声中,夹杂着些惨叫声。

而随着这十数道亮光后,长生堂门人的身后也亮起了很多道法宝的光芒。

玉阳子见后,脸色变的极其不好!

原来,他……才是中埋伏的那个!

夜似乎变的很长很长。

“你们能不能专心些!你们一个是蛟一个是龙哎!两个加一起都打不过一只大鸟!你们干脆一头撞死算了!”洛云机看着远处的天边,黄鸟竟跑了。

龙子不搭理正在郁闷的洛云机,他将小龙招了去,将它护在身旁,闭目养神。

洛云机已经唠叨好长时间了,大黑实在有些听不下去,太烦了。

“这里可是黄鸟的地盘!若是在无情海中,我早就吞了它!”

洛云机没看明白,这里的环境对黄鸟有何好处?

“你之前不是看到过那棵大树了!那上面有它守护和想要的东西!只要那棵树在,它的本事就绝对比我们强。除非你将那棵树弄死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