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耽美 > 陆时凤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295章 误会解除夫妻合(1 / 2)

无法回答这个问题,她只想一个人静静。

手指搭在他手臂上无措地蜷缩颤抖着,她语调绵软地哀求:“凌霄,让我先回房好不好?给我一晚时间,我会没事的。”

可是,强势如霍凌霄,又怎会允许心爱的妻子在这个时候逃避?

他不肯放手,不肯让她一个人去冷静冷静,他怕这个女人把自己封闭起来,他害怕自己会被隔绝在外。

那是一个独属与她跟赵林朗的空间,没有他的参与,没有他的痕迹,他惶恐,嫉妒,甚至暴躁不安。

两人争执起来,一个要走,一个要留,几个回合的对峙下来,霍凌霄终于耐心用罄,猛力一把捉住她的双臂,用力之下几乎将她提起来。

两人视线对上,方若宁看着他眸中凌厉纷乱的痴狂,心惊不已,顿时一股浓浓的愧疚歉意涌上心头。

“凌霄,对不起……”她本能地道歉,让他这么失望,这么伤心,是她不对,说一万句对不起都不够。

霍凌霄紧紧盯着她,幽深晦暗的眼眸卷着狂风暴雨,见她梨花带雨的模样,他心里越发酸涩,隐隐咬牙控制着情绪,沉声问道:“为什么说对不起?因为你还爱着他,是不是?你想回到他身边,是不是?”

“不……不是——”她狂乱地摇头,双肩依然被他可怕的力道钳制着,整个人都被微微提起,“凌霄,我真得不爱他了,我只是心里很难受,可又说不出为什么难受……他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林朗了,我分得清,他不是了……我知道现在谁对我才是最重要的……凌霄,我爱的人是你,可我还是忍不住为他落泪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……”

霍凌霄的心里虽然掀着惊涛骇浪,可还是被她一句“我爱的人是你”奇迹般地安抚了,顿时风暴停歇,如同得了安抚的猛兽。

手臂松开,将她重新搂进怀里,紧紧地。

好一会儿,他才低哑沉重地开口:“别再见他了,不管是什么原因,别再见他。”

尽管她一再保证,已经不再爱赵林朗了,可他还是不放心。

最简单有效的方法,就是让他们再也不要见面。

两人紧紧相拥,方若宁感受到他的不安与惶恐。他这样强大尊贵的男人,居然也有不安恐惧的时候,她心里酸涩无比,越发自责愧疚,连连点头保证:“好,我不会再见他了。”

心底里,她的确是这样想的。

既然已经不是曾经的赵林朗了,那还有什么见面的必要?正如霍凌霄所言,见面只会让她越发憎恶。

得了女人的保证,霍凌霄才终于感到些许安慰。松开怀抱,双手捧着她的面颊,两人对视片刻,男人俯颈下去,她很有默契地抬起脸颊,阖上眼眸。

深深吻上她的唇,霍凌霄的手臂再度忍不住收紧。

这个吻透着一惯而来的强势,不容她有半分拒绝与逃避,而女人也不想拒绝,仰头承接着他的热情,将所有的愧疚与歉意都倾注在唇齿相依间。

两人都没吃晚饭,安抚好女人的情绪之后,霍凌霄才吩咐梅姨,让她准备晚餐。

“你先去洗个澡吧,等会儿吃饭,我去陪陪轩轩。”

“嗯。”

进了卧室,方若宁又木愣愣地在门板后靠了好一会儿,等心情完全缓和下来,才无精打采地取了衣服去洗澡。

等她擦着头发走出来时,霍凌霄也已经回了卧室,正脱了衬衣也准备洗澡的样子。

视线从他阳刚完美的身材上移开,她刻意寻找话题:“轩轩睡了?”

“嗯。”男人解开皮带,继续褪下西装长裤,见她明显移开眼神,他忍不住笑了笑,没说什么,走向浴室。

放着平时,此情此景他多少是要打趣几句的,可现在知道她没心情,他也很绅士地没有开口。

看着她面对自己一贯羞涩腼腆的表情,他心里忽而安定很多。

只有很爱一个人的时候,才会对他的身体怀着一种既羞涩又向往的心情吧?

从这一点来看,他是相信这个女人的。

方若宁离开主卧,去了儿子的房间。

这些日子,事情太多,一波接一波,她都好久没好好陪陪小家伙了。

原本已经睡下的霍昀轩,见门板又被微微推开,忍不住抬起头来,轻声唤了句:“妈妈……”

方若宁心里一软,笑了笑,开门进来,“还没睡着?”

“嗯。”

走到儿子床边坐下,小家伙爬起身往她怀里依偎,她抱着儿子摇了摇,温柔地问:“要不要妈妈给你讲故事?”

霍昀轩摇了摇头,靠在她怀里说:“妈妈工作了一天,很辛苦,不用了。”

听着儿子异常懂事体贴的话,方若宁欣喜的同时竟差点感动落泪。

“轩轩,妈妈这些日子遇到很多事,没有好好陪你,你不怪妈妈吧?”感动之后,方若宁捧着儿子的脸蛋,低头歉意地问道。

“不怪……”霍昀轩瞪着大眼睛,关心又疑惑地问,“妈妈,你是因为那个叔叔而不开心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