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耽美 > 陆时凤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266章 临死之前得真相(1 / 2)

褚峻中好奇问了句:“他学什么专业的?”

“商科。”方若宁回答完毕,顿了顿又说,“他并不是那种死读书的人,他喜欢运动,爱看书,是军事迷——我想,军事方面的书籍看多了,应该会懂得侦察与反侦察吧?”

褚峻中原本依然觉得“死而复生”这种事不可能的,但现在听完这些话,他又再次坚信方若宁的判断,“好,我知道了,我会继续调查的,你先忙你的吧,有新消息我再告诉你。”

方若宁快挂电话时,褚峻中突然又叫住她,“若宁!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既然你越来越怀疑赵林朗还活着,那么,你这些日子的错觉可能并不是错觉了。”

方若宁顿时毛骨悚然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你们在机场遇上了,他如果真是赵林朗,肯定认出你了,说不定,他已经跟上了你,也可能……在暗暗调查你这几年的生活,我还是觉得,这件事你跟霍先生说一下比较好,我总感觉,这个赵林朗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方若宁听完,整个人久久呆着,失去了反应。

这几天,她一直想着调查当年的事,在没有拿到确凿证据之前,还没敢这么大胆地想过。

现在,被褚峻中一提醒,她顿时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如果她的错觉没有错,今天在街上看到的那半张脸就是赵林朗,那么……他一直暗暗跟踪自己到底是为什么?

这件事变得扑朔迷离,也让她心里越来越恐惧。

正如褚峻中之前所言,可能事实真相会非常丑陋不堪,甚至充斥着人命和血腥。

再次启动车子回到主路上,她下意识看了看后视镜,确定没有可疑车辆跟踪,紧张的心脏才稍稍放松一些。

脚下暗暗用力,她加快车速朝着医院驶去,只想早点见到霍凌霄。

到了医院,霍凌霄见她脸色不太好,担心地摸了摸她的额头,皱眉问道:“怎么了?不舒服吗?脸上没什么血色。”

方若宁心里不安极了,可又说不上来到底在害怕什么,就算赵林朗跟踪她,她相信也不会是加害,可她心里就是莫名地恐惧惊慌,不知为何。

男人的手伸上来,温温热热地一片,她情不自禁地歪着脸,感受着他的体温,可似乎这样还不够,她索性张开双臂抱着男人,不顾这是在医院走廊,紧紧抱着他,伏在他胸前。

霍凌霄皱眉,英俊刚毅的脸色布满疑虑,又低头温柔地问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再度兴起,他拖着怀里的女人到一边长凳上坐下,把她的脸从胸前挖出来,“若宁,你这些天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?”

两人目光对上,方若宁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怀疑跟担忧,心里犹豫起来。

褚峻中说,让她把这件事跟霍凌霄讲讲,她也想,可出于种种考虑,她还是不知如何开口。

脸颊在他掌心微微摇了摇,她重新抱住男人,躲开他敏锐的视线,“没什么……只是想抱抱你,我知道你心里肯定难受,可又要强撑着,我心疼,抱抱你,你会好受一些。”

男人低头在她鬓角吻了吻,犹不放心,“真的没事?”

“真得。”她一副很累不想多谈的样子,霍凌霄也不舍得再追问下去,只想着等这段时间忙完,如果她还是这幅样子,他再好好调查下,看她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。

耳朵贴着他的心脏,鼻端嗅着他的气息,方若宁觉得格外舒服,格外满足,忍不住闭上眼睛,什么都不去想了。

霍凌霄低头看着,责备道:“既然这么累,为什么不在家里,非要过来,晚上在医院睡不好的。”

“没关系,有你陪着,我就满足了。”她浅声呓语。

见她格外依赖自己的样子,霍凌霄心里同样满足,忍不住在她绵软嫩滑的脸上捏了捏,“还学会说甜言蜜语了。”

“那是,也不看看师出谁家。”

霍凌霄本来心情很沉重,很悲痛,可这会儿被她几句话一调侃,薄唇止不住勾起笑意,抱着她越发当做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