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耽美 > 陆时凤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197章 对口喂药乱心神(2 / 2)

小家伙看了看昏睡的男人,又不忍心:“爸爸肯定是很困很困才会一直睡,要么我们把药碾碎了,混在水里,喂进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方昀轩这样建议是有原因的,以前他还不会主动吞咽药丸时,偶尔生病妈妈就是用这种方法喂他喝药的。小家伙脑子聪明,到现在还记得。

沉默半晌,琢磨着似乎只有这种办法了,她只好交代儿子:“下去拿个碗上来,还有勺子。”

“嗯!”小男孩又飞快地跑出去。

不过,还没下楼梯,梅姨正准备上来,见小家伙又要下楼,立刻问他需要什么。

“爸爸睡着了,不能吞药丸,妈妈让我拿碗跟勺子。”

“知道了,小少爷我去拿吧!”

方昀轩又回去,云景已经找到干净的纸张,将药丸全都放上去。

梅姨很快上来,她用勺子把药丸全都按压碾碎,又倒进碗里,兑了点温水搅拌,融化。

“霍凌霄,起来喝药。”当着梅姨跟孩子的面,方若宁也不好意思喂他,试图再次把他叫醒。

可是,她推着男人的肩膀摇晃了好一会儿,依然无济于事。

“方小姐,只能喂了!”梅姨在一边提醒。

她当然知道,只是,怎么喂嘛……

这可不像喝水,洒多少都无所谓,统共就两三勺的药量,一洒就没有了,药量不够,也起不到治疗的效果。

爬上床,她像刚才喂他喝水一样,用力扳起他沉重的身体,靠在自己怀里。

梅姨把碗递过来,她用勺子舀了一些,一手捏开男人的唇,药水小心翼翼喂进去。

可是他牙关紧咬,果然一勺药洒了大半去。

“这样不行啊方小姐,索性……你喝一口,再……喂给先生。”梅姨看了她一眼,吞吐地建议。

方若宁脑子里轰然一响,脸颊也发起高烧,本能地道:“这怎么可以,我跟他都已经——”

梅姨也有些难为情,但还是劝道:“好歹看在孩子份上,照顾下先生,这别墅上下人虽多,可也轮不到这么亲密的地步……”

男人靠在她怀中,整个人像火炉岩浆一样,方若宁又窘又羞,浑身也燥热起来。

梅姨见她没说话了,想必是不忍心再拒绝,只是旁人在场,她不好意思。

“小少爷,走吧,我们去休息了,你明天还要上学,晚上爸爸这里有妈妈照顾的。”梅姨招呼着方昀轩,牵着他朝外走去。

小家伙犹不放心,回头看着床上亲密挨在一起的两人,稚嫩的嗓音不放心地再度强调:“妈妈,你一定要照顾好爸爸啊!”

房间门关上,卧室里瞬间安静下来,方若宁看了看床头柜上的药,又看了看怀里昏睡却呼吸沉重的男人,想了想,还是把他轻轻放下去。

下床,端起碗,她稍稍犹豫了下,一口把药全都喝进去。

很苦,她忍不住皱眉,赶紧转身面向男人。原本还有种种犹豫难为情,可这会儿什么想法都没有了,只想赶紧把药喂进他口中!

一手捏开他的唇,嘴巴立刻接上去,继而贝齿微张,苦涩的药水从她齿间流出,在两人唇间流淌,怕药水又顺着嘴角流走了,她另一手赶紧捏着他的下巴,用力撬开他的嘴。

许是吃痛,男人墨眉深深拧起,脑袋微微动了动,方若宁以为他要醒再度吓得僵住,一动不敢动,就那么近距离地盯着他。

好几秒过去,他没有动静,沉重的呼吸依然像打仗,时快时缓,时重时轻。方若宁瞧着,有那么一瞬,被他深邃英俊的五官迷住。

好一会儿,嘴里的药早已经喂完,她都忘了离开,就保持着那种暧昧接吻的姿势,一动不动。

后来,突地回过神来,她连忙翻身下床。

纵然那人昏睡着,可她也浑身难耐,心跳如雷,手指脚尖儿都忍不住蜷缩起来,当下只想逃避,于是匆匆躲进了卫生间。

嘴里还有苦味,以及某人特有的男性气息,她想着今晚喝了酒,按说不应该碰那些感冒药的,便立刻掬起水流漱口。

漱了很多次,直到嘴巴里再没了苦味,也没了他的味道。

抬眸,看着镜中的自己,脑子里一片空白,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,为什么要照顾他。

就算这别墅里的人不敢近身,不敢劝他,那也还有霍家那么多人,总归会有人拿他有办法,断然不会就这样让他病死。

哪里轮得到她操心?

可她还是来了,原因是什么,她心里清楚。

不管嘴上说得再绝情,心底里,依然无法做到那般无情无义。

见他病成这样子,她还是心软了,心疼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