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耽美 > 陆时凤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203章 羞人内幕终揭晓(1 / 2)

“他都不知道,怎么说?”纪南尘也狡猾,故意装傻。

“不知道?”方若宁再度嗤笑,那天两人都已经把话摊开说了,他还不知道?

如此说来,跟女人逢场作戏卿卿我我,在他霍凌霄看来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——人家肯定还觉得她斤斤计较不够大度鸡蛋里挑骨头。

“既然他不知道,那也就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她拎着包包起身就要走,纪南尘抬眸看着她,突然道:“有时候,眼见未必属实,方小姐是律师,应该明白这个道理。”

方若宁回眸:“你的意思是,我看错了?”

“你没看错,但也不一定看到了事实。”纪南尘直起腰背,朝着实木小桌移动了些,眼眸继续盯着女人,“方小姐,如果这辈子你想找个绝不会背叛你的男人,凌霄是唯一的不二人选。”

他刻意压低了声音,说这话时的表情也很是微妙。

方若宁拧眉,不解地看着他,两秒后冷笑,“你在讲什么?我都亲眼看到那些女人留在他衣领上的口红印,还有满身的香水味!”

纪南尘又朝后一靠,双肩一耸,双手一摊:“那又如何?你有没有跟他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?你发现了证据难道不是第一时间去求证确认吗?闷不吭声地就把人判了死刑,连申辩的机会都没有。你好歹是律师,也该知道哪怕是死刑犯,检察机关还给提供一个辩护机会呢!”

方若宁原本觉得挺理直气壮的事,被他这么一说,顿时显得自己毫无道理——仿佛是一个完全没脑子只会意气用事的蠢货。

面上有点挂不住,她脸色明显不悦,顿了顿道:“他自己都承认了,还要申辩什么?”

“他承认什么?承认做过对不起你的事?”

方若宁扭过头去,脸色冰冷淡漠。

“有件事……你怕是不知。”纪南尘悠然搅动着咖啡,兀自笑了笑,看了看四周,像是害怕被人听见一般,“凌霄有病,他不可能背叛你。”

“有病?”方若宁五官扭曲,瞬间花容失色,显然,把这两个字理解歪了,“他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病?!”

“不不不……你想错了,不是那种病,而是——咳咳,在你出现之前,这几年他一直守身如玉,包括跟倪亦可在一起,也从来没有跨越雷池……”

方若宁一脸怪异地盯着他,似懂非懂的样子。

然而,提到倪亦可,她脑海里顿时想起什么,慢慢明白过来——难道……

“说起来有点难以启齿,他不是没有需求,,而是生理条件不允许,没办法。”

望着纪南尘意味深长的笑,方若宁低声问:“难道倪亦可说的是真得?他……有那方面的毛病?可是……我们在一起这些日子——”

有些话,毕竟不方便讲出来,方若宁尴尬的脸色通红,话音打住。

“跟你在一起,你没发现这毛病是不是?”纪南尘笑得暧昧,“问题就出在这儿——五年前,你在酒店把他拴在床柱子上强过之后,他对这件事就有了心理阴影,这些年,看了不知多少名医,全都治不好。后来,医生只能认定是心理障碍,或许以后能好,也或许一辈子都好不了。”

“那件事发生之后,你就逃之夭夭,他派人明里暗里调查,都没找到人,最后只能不了了之。当他发现身体出问题后,他再次找你,不过那时候就是带着一种愤怒和报复的心情了,只可惜,依然没找到。”

纪南尘摇了摇头,表情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,“本以为,他这辈子都不能重振雄风了,谁知道这么多年过去,你居然又回来了——而更神奇的是,他发现访遍名医都治不好的隐疾,在你这儿居然不治而愈,你说神奇不神奇?”

方若宁失去反应,像听天方夜谭。

之前倪亦可跟她说过这件事,她以为倪亦可是因爱生恨故意败坏霍凌霄的形象,后来,她也曾跟霍凌霄玩笑似地求证过,问他是不是为了跟她滚床单才与她在一起的,结果被他暧昧下流又冷嘲热讽地怼回来——那时候,他们夜夜笙歌,这混蛋像不知疲倦一样,她疲于应付,苦不堪言,哪里像是有病的样子,当下越发肯定倪亦可是污蔑。

可原来,她没猜错!

“我之前问过他,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跟我在一起,他否认了。”冷硬着脸,方若宁淡淡地说。

纪南尘无语地笑了笑,“是个男人都不可能承认自己这方面有隐疾吧?事关男性尊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所以,他不可能背叛你——说得更直白点,他的身体只对你感兴趣。”

心头一阵灼热,连心跳都乱了节奏,方若宁故意借着搅咖啡的动作掩饰心头的慌乱,几秒后不冷不热地道:“你怎么一说,我觉得他的罪名更大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纪南尘脸色一僵。

“我以前认为,他对我是有感情的,即便这份感情是因为轩轩而起,可至少有。但现在听你说了这些,我反倒觉得他跟我在一起根本就是为了解决他的生理需求。换言之,那一晚他之所以只是跟那几个女人卿卿我我而没去酒店开房,不是因为他不想不愿不敢,而是因为生理条件不允许——如果他能硬,那一晚是不是就该玩几人同P了?”

纪南尘脸色一变,急了:“哎哎!我不是这意思啊!”

纪公子懵了,他明明是想做和事佬的,怎么弄巧成拙了?女人的脑回路都这么清奇?

可方若宁已经不听他解释了,这一次毫不犹豫地拽了包包起身就走了。

纪南尘坐在原地,愣了好几秒,突然无奈地笑了出来。

笑完之后,立刻拿出手机给兄弟打电话。

那边,霍凌霄的声音冰冷夹带着寒流,纪南尘硬着头皮道:“凌霄,我好像又给你捅娄子了……”

方若宁离开了咖啡厅,心里很乱。

这会儿,她倒是真弄不清霍凌霄对自己的态度了,到底是因为轩轩而勉为其难地接受,还是因为这个特殊隐疾而带着目的性接近,还是——真得喜欢她,爱上了她?

坐上车,她摸过手机,先是找到了冯雪静的号码,可迟疑了好一会儿没拨出。

后来,鬼指神差地,她又调出霍凌霄的号码。

她想跟这人问个清楚明白,手指一抖拨出了号码,可只是短短两秒,她突然又回过神来,心跳惶惶地赶紧按了挂断。

都已经分手了,现在再去问这些有什么意义?

脑子里吓得嗡嗡只响,她想到前几天那混蛋生病时她过去照顾,烧成那副死样子还不忘对她干坏事,现在总算能理解了,是分手后又憋得痛苦了吗?

所以,见她去了就迫不及待不顾一切地也要乱来,慰藉他饥渴的生理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