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耽美 > 陆时凤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187章 穷途末路唯分手(1 / 2)

白天在她办公室,两人谈得不欢而散,以霍凌霄当时的想法,是打算再晾着她几天的。可没想到,下午就出了这事,看着她头绑纱布可怜又悲惨的样子,他心里再多气也都消了。

方若宁听他正色开口,心里顿时忐忑起来,木然着脸不冷不热地说:“撞坏了你的车,挺抱歉的,修车需要多少钱,你跟我说……另外,白天你给我的那张卡,我不要,还给你。”

她说完,探身过去准备拿放在床头柜上的包包,不过被霍凌霄一把抓住了手。

见她还在撇开自己,还在划清界限,霍凌霄心里平息的怒火又凝聚起来。可是,当大掌握住她纤细柔软的素手,暖暖的柔弱无骨,他心里顿时又一软,刚刚升起的怒火又消散了去。

两人眸光对上,他微微拧眉,“我难道在乎这点钱?”

方若宁心弦一动,察觉到他掌心似火一般的温度,连忙不自在地把手抽了出来。

“今天出了这事,我会派人处理好,那些骚扰你的记者,警察没法办,我会想办法让他们付出代价。”

方若宁靠在床头,淡淡地说:“其实也没必要了……”

如果两人关系好,她认为还是有必要的,有些人不记得自己的职业操守,打法律擦边球,的确应该用点非正常手段让他们长长教训。

可现在两人都别扭成这样了,她还领霍凌霄的情,会让她觉得抬不起头。

“怎么没必要,那些人把你害成这样,你打算就轻易原谅了?传出去,别人还以为我霍凌霄连自己女人都护不住!”

“可我已经跟你没关系了。”

“那是你单方面的想法,我没同意,也不会同意。”男人脸色紧绷的不带丝毫柔色,冷硬地道。

“霍凌霄,你——”方若宁抬眸看着他,情绪激动起来,一急就又忍不住咳嗽,等那阵咳嗽过去,顿时脑子里又嗡嗡一片,眼前一阵发黑。

霍凌霄见她这副模样,心疼不已,连忙把水递过去。

方若宁接过水杯,喝了几口,才慢慢平静下来。

两人间又沉默了几秒,霍凌霄心里开始纠结,那件事到底要不要澄清?澄清了她会不会相信?如果把自己最难为情的“隐症”都说出来了,他还是不肯相信自己的话,那又该怎么办?

“那晚的事——”

“那晚的事,我不想再提了,我只是单纯觉得我们不合适,不是同一个世界,硬要在一起的话,磨合的过程会很痛苦。虽然对轩轩来说,有爸爸让他很开心很高兴,可如果我们关系不合,经常吵架闹矛盾的话,那对他来讲也有不良影响。与其这样,倒不如我们分开,相安无事。”方若宁没等他开口解释清楚,但冷冷打断,将两人间最后一点情分都抛弃了。

霍凌霄盯着她,眸光中的热度渐渐熄灭:“你一定要这样吗?”

心脏又开始疼痛,方若宁刻意木然着脸,

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,“我认为这是最好的结局。”

“……”男人没说话,深吸了口气转过头去,方若宁没有刻意看他,但眼角余光依然瞥见他紧绷的侧面线条,显然情绪压抑到极点。

“好……”他恍惚地点头,回头盯着她,脸色退去所有情绪,淡漠的像从不认识,“既然你非要这样,那我只能成全你。”

心头猝然一痛,像被人狠狠扎了一刀,她眼帘颤抖,盯着面前英俊冷酷的男人,一时竟觉得天都塌了。

想不通,短短时日,她对这段感情竟已到了如此深度,纵然分手是自己提的,可当他答应时,她心里还是这般难受,好似整个神经都被人抽离。

落下这话,霍凌霄也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。这些日子,他虽然生气,但还是明里暗里关心着她,只要一有机会就示好,可是她铁了心不为所动。

几个月前,他对婚姻、对感情,还是抱着可有可无的地步。跟倪亦可在一起,也只是为了堵家人的嘴,是个幌子——他没想到当年对他做出大逆不道之事的胆大女人居然回来了!更让他震惊的是,还生了他的儿子!

跟她接触,最初只是为了孩子,当发现她能唤醒自己瘫痪已久的功能,他对这女人的情绪才又微妙起来。

男女之间就是那么回事,他不敢标榜自己有多正人君子,一开始对她死缠烂打,

目的就很明确——一为孩子,二为自己那点贴身福利,何况,这女人漂亮、能干,有吸引男人的资本,他觉得处着不反感。

只是没想到,自己看上她,倒被她漠视的彻底,她越是拒绝逃避,便越是勾起他的征服欲,这样斗着斗着,不知何时,她竟悄然走进了心里。

爱情是什么玩意?他不感兴趣,可是一旦沾染上,竟让他不受控制。

如果她肯领情,两人能好好相处,他能一直这样宠她下去,可偏偏她不知好歹。

尊贵骄傲如他,在放下身段付出这么多依然无果之后,耐心用罄,她要分开,那便分开吧。

他也不是离了女人就不能活。

木然冷漠地坐了好一会儿,才站起身,许是还想跟她说点什么,可是见她背转过身去,好像连听他说一个字都觉得多余,他又打消念头,面目阴沉地转身走了。

房间门被不轻不重地拍上,方若宁翻身过来,眼睛酸痛地盯着天花板,泪如泉涌。

那人走了,儿子睡着,夜深人静,独自一人,她再也没有控制情绪,任由悲痛肆意流淌。

可是,一边狼狈地抹眼泪一边又在心里鄙视自己,明明是她开口提分手,把对方逼走的,可这会儿又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悲伤落泪,到底有没有出息!

又不是离了霍凌霄就活不下去,又不是天底下只有他一个男人,对于这种对爱情不忠的混蛋,就应该早早甩掉,及时止损,她应该感到庆幸才是,哭什么哭!

可不管理智上怎么安慰自己,她就是忍不住五脏六腑肆意流淌的悲痛与伤心,泪落不止。

*

跟霍凌霄分开的“后遗症”很快就显露出来。

她受伤住院,轩轩便没人照顾了,霍凌霄走了后再没跟他联系,第二天一早她也没法送孩子,便只能跟幼儿园请假。

冯雪静中午过来看她,见霍凌霄不在,好奇地问:“你家霍总呢?”

儿子在沙发上玩拼图,她不敢道出实情,只好隐瞒:“他公司有事,回去处理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