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耽美 > 陆时凤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186章 各怀鬼胎不盼好(1 / 2)

方昀轩一路紧紧跟着妈妈,后来方若宁索性抱起孩子,将他放在腿上坐着,脑袋轻轻靠在他身上。

撞车那一瞬间,她甚至想到了死亡,心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儿子。好在,有惊无险,这会儿能抱着小家伙在怀,她觉得安慰许多。

方若宁进去做检查,霍凌霄父子等在外面,李权回复电话过来。

“霍总,已经基本弄清楚车祸原因了,方律师是在绿灯最后两秒出线,不算违章,对面车道一个男子骑自行车闯红灯,方律师当时车速太快,刹车已经来不及,只好猛打方向避让,结果撞到了花坛和信号灯的铁柱子。车头受损严重,驾驶座的安全气囊全部弹出,我已经联系交警那边,等事故认定完毕之后,把车子送厂维修。”

霍凌霄听完,面色淡冷的没有丝毫温度,又问:“那些记者的事,查清楚没有?”

李权道:“我正要说这个——”

“讲。”

“我从警方那边了解到,方律师出车祸后跟警察说她被记者跟踪追赶,她想甩掉那些记者才加速冲绿灯,不料恰逢有人闯红灯,这才出了车祸。”

“记者跟踪?”霍凌霄脸色更差。

“嗯,不过警察说了,这件事的责任不好认定,恐怕就算能查出确实有车子跟踪追赶,也不能因此认定是对方造成了这起事故,举证很难。”

霍凌霄冷冷一笑,“警察不能治他们的罪,那就我来替天行道!你把那些记者的资料全都摸清楚,相关监控也剪辑好,他们不是喜欢煽动舆论么,我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”

李权跟在霍凌霄身边多年,自然明白他的意思,当即回复:“霍总,我明白了,马上去办。”

电话刚挂,冯雪静也急忙赶来了。

“若宁呢?伤怎么样?”先去急诊又问来这里,她一路小跑有点气喘吁吁,看到霍凌霄立马问道。

“在里面做检查,医生说可能有脑震荡迹象,需要进一步确认。”

“脑震荡?”冯雪静吃惊的眉心都拧成一团,继而又不解地问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若宁说跟记者有关,还有什么闯红灯的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初步调查,是有记者跟踪她,她想甩掉记者,加速冲绿灯,又正好遇到闯红灯的,紧急避让才导致车祸。”

“那些无良记者,真是唯恐天下不乱!”

“放心,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。”霍凌霄面无表情地说出这句。

冯雪静看他一眼,碍于孩子在场,有些话不好说,便只是压低声问了句:“你俩到底怎么样了?她现在都这样了,你总不会还不管她吧?”

倍感冤枉的霍总裁淡淡甩了句:“我一直都没有不管她,是她不肯领情。”

话落,检查室的门打开,方若宁出来了。

“若宁!”冯雪静转头一看,见她整个脑袋都包着,眼眸惊讶地瞪大,“怎么这么严重?伤在哪儿啊?医生怎么说?”

方若宁慢慢地在一边坐下,牵强地笑了笑,“没事,车子性能好,我只是受了点轻伤。”

的确,她应该感谢霍凌霄的那辆奔驰,如果是普通车子的话,恐怕就不止缝两针这么简单了,命都可能没有。

“这还叫没事啊!那些记者真是猖狂,居然一路跟着你!”冯雪静义愤填膺。

说到这事,方若宁又想起什么,道:“我去医院的消息不可能那么快就传到记者那里,除非是有人打电话故意通知记者。”

冯雪静不解:“你去医院干什么?”

“方秉国病重,在ICU住了几天了,今天医生又下了病危通知书,我姑姑打电话叫我过去一趟。”

她一说,霍凌霄眉心微微蹙起,冯雪静更是吃惊:“怎么会这样?好端端的怎么就病危了?”

“他有心脏病,本来是要等着做手术的,可是徐美慧因为公司的事跟他大吵一架,又把他气严重了,手术后恢复不好,一直没有离开ICU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冯雪静明白过来,恍惚地点点头,继而又道,“他若是能醒来,总该知道徐美慧是什么样的人了,当初为了那个女人把你赶出家门,现在病倒了,没人管了,倒是想起你这个女儿。”

方若宁没说话。儿子在旁边看着,她不管对自己的父亲有多少怨恨,都不该当着孩子的面说。

霍凌霄一直立在旁边,脸色清冷,缄默不语。直到窗口边的护士小姐递出检查报告,他才转身过去。

“走吧,去找医生看看。”拿着报告转身过来扶起方若宁,他口气虽然平平淡淡,但动作却很小心温柔。

冯雪静看着他们,心想也算是塞翁失马了——出了这事,两人总归有合好的契机。

院长安排了最权威的医生给方若宁看病,专家看了检查报告之后,的确有脑震荡迹象,颅压压力变化导致头晕疼痛等症状,建议卧床休息几天。

霍凌霄皱眉问道:“需要住院吗?”

老专家道:“能住院观察自然最好,以便有什么不适可以及时诊断治疗。”

方若宁一听要住院,心里顿时哀嚎。

自从回国后,她的生活真可以用祸不单行来形容了。

之前轩轩生病她的脚扭伤,好在不严重过了些日子就好了。

后来打官司救当事人,双臂严重拉伤,连生活自理都不能,住院几日,又恢复大半个月。

现在好了没几天,居然又出车祸,头上缝针还脑震荡,又要住院!

她止不住迷信地想,是不是有什么人克她啊?比如眼前这个男人……

她没说话,倒是旁边的冯雪静叹道:“你最近这过得什么日子啊?太衰了,回头要不要去烧烧高香去去晦气?”

当然,这话是玩笑,她俩都不信这种封建迷信的东西,只是大家都感觉到,她这几个月的确过得波折。

其实不想住院的,但没等她表明意思,霍凌霄已经霸道强势地做出决定:“那就住院吧,先观察两天再说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